>
2019-03-11|
分享到:
|715 |文章来源:本站

盛世长城上海岑慕莲(Irene Shum):放飞自我,重拾小女孩时代的欢乐与纯真

Irene出生在香港,毕业于香港大学商学院,并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获得营销硕士学位。Irene于1991年在Saatchi & Saatchi’s香港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,1992年她与家人移民到澳大利亚,1994年回到香港,加入Ogilvy & Mather广告,专注于大型零售品牌,如必胜客、沃森百货、HiPFANT和光学88。Irene的经历不仅局限于代理,而且还扩展到了客户方面。她曾在麦当劳香港工作,负责所有香港和澳门的市场营销和当地商店营销。

2000年,Irene重返香港奥美,担任联合利华(Dove,Pond's,Comfort)和金伯利克拉克(Huggies,Kotex)的客户负责人。一年后,Irene被调到上海,领导肯德基的业务。Irene在奥美上海工作了12年,主要从事国际和本地业务,主要经营饮料、食品和快速消费品品牌。2005年,Irene被《媒体与营销》杂志评选为亚洲十大新兴客户明星之一。2011年,她成为上海Ogilvy Advertising & Soho副总裁。

Irene于2012年加入上海Saatchi & Saatchi’s,目前担任Saatchi & Saatchi’s上海CEO。

是什么契机让您从事了现在这个行业?

Irene:在进去大学之前,我就已经决定毕业后从事广告这个行业,所以在大学里我特别进入商管系主修市场学,就是为了为未来进广告圈做好准备。如果你问我为什么十多岁就知道要投身广告?其实就是因为我妈妈的一位闺蜜。有一次这位阿姨来我家作客,刚刚在我准备高考时,就聊到对未来的想法、兴趣、希望在大学选修什么专业等。当时的我,对于选课跟职业的选择一无头绪,完全没有概念以后希望从事什么行业,我只知道我受不了那种正经八八坐在办公室,准时上班下班的工作。我的阿姨时就是一家4A广告公司里面的媒体部总管(当年的广告公司还是内部有媒体计划与购买的部门),她的故事在我心里燃起了这么一个小火苗,一直到今天都没有熄灭。在大学毕业后,我放弃了所有大企业的招聘机会,义无反顾把自己的履历主动投到当时在香港最大的8-10家广告公司。

您是如何扮演好工作中和家庭中的角色的?

Irene:我们每天都处于一个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中,所要面对和承受的压力是无法避免的。但是,我们可以调整的是自己每天面对工作和生活的心态。我有一个处理工作与生活的共识,就是从不试图平衡它们,而让两者杂然相处,工作时不忘享受生活,生活时也可能随时来一段工作,享受随时ON 和 OFF 的切换。在公司里,有时候我们会看到某某同事带了女儿来上班,或者看到小狗在公司楼层漫步或者在某个角落懒洋洋的睡午觉 …

对女性朋友有哪些心得分享?

Irene:当今社会,在各行业中担任高管的女性已经越来越多,但可能因为过去,社会或其他人赋予的一些价值观,大家会感觉若女性想要在职场上跟男性看齐,工作时就要摆出像男人的架势与强硬。所以,“女强人”这类封号便会随之产生,但为什么从来不会有人提“男强人”?

广告营销本身就是一个“人跟人”沟通的行业,我们每天制作和销售的产品,就是创意概念,通过创意的包装,与社会、与消费者沟通和互动。作为一个广告人,我觉得女性的某些特质在工作上有很大的优势。比如,女性对人对事相对比较有耐性、做事细心、对人观察入微等,这些就是女性独有的“软实力”。广告传播本身就是一门结合艺术与科学的行业,需要理性兼顾感性。所以,不需要为了干练的的形象就摆出一副干练的样子,而应该时刻保持自我,做自己的女王,为自己作为现代女性而骄傲,在家庭与职场中都好好发挥我们的“软实力”!

2019年自己最大的梦想是什么?

Irene:除了每年都会跟家人去外地旅游的同时,希望2019年可以按去年的约定,在4月底和一帮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小学同学们一起去外地旅游叙旧。我小学与中学在香港都是读教会女校,一班女生从7岁开始认识至今、到大学后各奔前程,结婚的、移民的、生了小孩做家庭主妇的、职场上独当一面的,要安排聚在一起真的很难,很难。所以,我非常期待这次的旅行约定能按计划实行,大家可以暂时抛开工作、家庭、老公与小孩、宠物等等,从各地集中到一起,全情放飞自我,重拾小女孩时代的欢乐与纯真。

文章评论

请输入您的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