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2020-08-12|
分享到:
|890 |文章来源:界面

围猎之下转战欧洲:TikTok的新机遇与旧挑战


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,在印度和美国市场相继遇阻之后,TikTok正在做好把主战场转向欧洲的准备。
最新的例证是,TikTok于8月5日宣布,将投资4.2亿欧元在爱尔兰新建一个数据中心。上周的消息是,字节跳动已经计划将TikTok全球总部设在英国伦敦。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围追堵截不同,欧洲政界对Tiktok态度开放:法国总统马克龙在7月初发布了他的首条TikTok视频,向刚考完试的法国学生表示祝贺。

日前,在回应TikTok全球总部迁往伦敦的消息时,英国国际贸易部对界面新闻表示,“对于那些支持英国增长和就业的投资而言,英国都将是一个公平、开放的市场”。爱尔兰投资发展局首席执行官马丁·沙纳汉(Martin Shanahan)也称,TikTok在爱尔兰建立数据中心的决定是“非常受欢迎的”。

欧洲市场尚无针对TikTok的人造壁垒,欧洲也尚无实力相当的本地科技巨头与其竞争。但转战至全球数字监管最严格的地区,TikTok在欧洲迎来新机遇的同时,也仍然面临着旧挑战。

落地欧洲

“班上有趣的同学都在用TikTok。”16岁的荷兰女孩丽莎(化名)告诉界面新闻。她在荷兰中部城市乌特勒支的一间高中上学,自疫情以来停课在家,每天至少有两个小时会泡在TikTok上。她不用Facebook,因为“那是爸妈才会用的东西”、“而TikTok才是年轻人的地盘”。

TikTok上,她关注一些有名的时尚博主,自己偶尔也拍个跳舞视频,以及“看看同学们都在做什么”。8月初,当计划将全球总部定址伦敦的消息传来时,TikTok正在遭遇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。印度和美国市场上的先后遇阻,欧洲市场则显得相对风平浪静。事实上,TikTok近两年来在欧洲市场动作不断,扩张早有迹象。TikTok的欧洲之旅启航于伦敦。

2018年8月,TikTok的英国团队正式成立。在伦敦市中心热闹的霍尔本区,他们盘下一幢WeWork大楼作为办公室,并以此为据点开始进军欧洲市场。张一鸣从2019年底开始考虑为TikTok在海外设立总部,候选的城市包括伦敦、新加坡、都柏林。接近字节跳动高层的人士早前就已经对媒体透露,总部大概率会定在伦敦。

据《爱尔兰时报》报道,TikTok在欧洲拥有超过1000名员工,其中800名员工在英国和爱尔兰工作,并在巴黎、柏林和布鲁塞尔等欧洲重镇均设有办公室。等到爱尔兰的数据中心开始运转之后,会再新增数百名员工。据英国《太阳报》报道,一旦总部迁至伦敦的事宜落定,还将为当地创造3000个岗位。

CNBC报道,TikTok自去年以来就在伦敦“疯狂招聘”技术人才。去年3月,Facebook招聘总监罗斯·巴伦(Ross Baron)离职,成为TikTok西欧招聘负责人。一名技术人员称,TikTok愿意向首席机器学习工程师支付20万英镑的基本年薪。富有竞争力的高薪让它成功从谷歌、Facebook等公司挖走了不少人才。

今年5月,TikTok正式在伦敦设立欧洲业务中心,并继续扩招。至此,伦敦办公室已经成为Tiktok全球第二大办公室(第一在洛杉矶)。6月,TikTok将为欧洲用户提供隐私保护的责任转移到爱尔兰和英国的分公司中,此前用户数都存储在美国。分析认为,此举可让TikTok提高欧洲业务的独立性,并与可能会出售给微软的北美部门业务进行切割。

优势初显

“欧洲没有自己的社交媒体巨头。大的平台基本都来自于中美。”经济研究公司荣鼎集团(Rhodium Group)的总编诺亚·巴金(Noah Barkin)告诉界面新闻。这给TikTok提供的一个优势是:与美国不同,在欧洲它几乎没有来自本地企业的竞争压力,政府决策者也几乎不会面临来自本地企业的游说压力。

欧洲政坛相对中立、开放的态度则是另一个“红利”。目前,主要的欧洲国家都没有选择追随美国的鹰派立场。哪怕在美国的高压之下,也几乎没有欧洲政要公开表达过封禁TikTok的意图。据彭博社的报道,英国与法国的政府官员都表示,没有计划封禁TikTok。一名德国政府官员则表示,德国目前没有发现任何迹象表明TikTok带来了安全风险。还有不少一线活跃的欧洲政治家将TikTok视为与年轻选民沟通的重要渠道。除了马克龙,波兰总统安杰伊·杜达(Andrzej Duda)、伦敦市长萨迪克·汗(Sadiq Khan)、英国卫生大臣马修·汉考克(Matt Hancock)也已入驻TikTok。新冠疫情在欧洲爆发期间,TikTok也大刷存在感。

4月,TikTok向英国皇家护理学院基金会捐赠了500万英镑,为在新冠前线工作的医护人员提供支持。据《卫报》报道,在受困于集聚感染而不得不暂时关闭的养老院中,孤单的老人们发起了“TikTok Chanllenge”。一则记录了93岁老人和82岁老人联合起舞的视频在TikTok上获得大量关注转发。如今,欧洲已经成为TikTok在印度和美国之外最重要的市场。根据市场调研机构Sensor Tower的数据,2019年TikTok位居欧洲非游戏类应用下载榜单第四名,在欧洲获得了9100万次下载;而英国是TikTok全球第三大收入来源地,占其累计收入的2%。

根据咨询公司Takesomerisk发布的调查报告,截至今年6月,TikTok在英国、法国、德国分别有540万、440万和550万的月活跃用户,在意大利和西班牙也分别有300万和350万月活跃用户。

数据指控

TikTok在欧洲也并非一帆风顺。正如政治新闻网Politico在一篇报道里指出的,TikTok的商业模式——根据未成年用户发布的视频、数据,分发有针对性的广告,让它特别容易在欧洲这个全球数据保护最严密的地方遇到麻烦。

荣鼎集团总编诺亚·巴金对界面新闻表示,从数量上来看,近年来欧盟在数字监管方面的行动,主要还是针对在欧洲提供网络服务的美国科技巨头,很少专门针对中国互联网平台制定什么计划,“如果说对中国互联网平台有什么顾虑,如何使用数据将是欧洲决策者最主要的关注点”。2019年2月,当TikTok接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579万美元罚单的时候,英国就已经开始了针对TikTok的调查。

英国信息专员伊丽莎白·丹纳姆(Elizabeth Denham)表示,TikTok可能违反了GDPR的规则:科技公司必须为儿童制定不同的规则和保护措施。但TikTok是开放式平台,它允许成人用户与儿童自由交流。英国慈善机构Barnardo的一份报告显示,一些犯罪分子正在骚扰年仅8岁的用户。4月,TikTok的英国团队不得不规定,16岁以下的儿童禁止发送和接收直接信息。GDPR即欧盟《一般数据保护条例》,号称“史上最严”数据保护法。它为欧盟各国提供了监管数据企业的法律依据。今年5月8日,荷兰隐私监管机构荷兰数据保护局宣布,将调查TikTok对儿童的个人数据的收集和处理。6月30日,丹麦数据保护局宣布启动针对TikTok的调查,重点关注其处理个人信息的范围、法律依据及安全性问题。

法国经济、工业和数字事务部长的发言人也直言,法国对TikTok的主要担忧是网络仇恨言论以及对未成年人的保护。TikTok在欧洲开始面临越来越多的数据指控。欧洲议会议员莫里兹·科纳(Moritz Korner)就多次提出对TikTok在欧洲数据搜集方法和安全隐私风险的担忧。

今年6月欧盟数据保护委员会(EDPB)宣布,将设立一个工作组来评估TikTok在欧盟内的活动。工作组将会协调可能的行动,来对TikTok在欧盟的数据处理和所有行动进行更为官方和全面的监管。

积极游说

面对压力,TikTok建立了一只针对欧洲监管当局的游说队伍。去年2月,TikTok从谷歌挖来资深公关人士、也是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和布朗的顾问西奥·贝特拉姆(Theo Bertram),让其担任TikTok欧洲市场的公共政策总监。

界面新闻在欧盟游说监管机构“透明度登记”(Transparency Register)的网站上查到,自2020年4月28日起,一个名为“TikTok英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”的机构开始注册在案。根据欧盟的规定,希望对欧盟机构进行游说的组织必须在监管机构上注册,此后可以根据需求与相关议员进行会面。注册信息显示,TikTok在欧盟关心的主要业务主要有:欧盟数字服务法案(DSA)、欧盟电子商务指令、欧盟单一数字市场版权指令,欧盟假消息处置准则、欧盟视听媒体服务指令、数据战略,人工智能等。该网站还记录了TikTok目前为止与欧盟官员的唯一一次会面:2020年6月9日,欧盟内部市场委员蒂埃里·布雷顿(Thierry Breton)与TikTok新晋CEO、前迪士尼高管凯文·梅耶尔(Kevin Mayer)举行了一次视频会议,商讨关于欧盟数字服务法案和假信息的相关事宜。

事后,蒂埃里·布雷顿在自己的推特上写道,TikTok是一个数百万人的娱乐平台,可以在对抗虚假信息、特别是关于新冠疫情的虚假信息上扮演角色。“TikTok认识到布鲁塞尔(身后的欧盟)是监管法规的输出地。他们也希望成为这个游戏的一部分。”曾帮助谷歌、Facebook、推特在欧盟进行游说的政府关系专家、欧洲数字媒体协会(EDiMA)总干事斯尔达·兰姆利(Siada El Ramly)告诉Politico。除了在欧盟发力,TikTok还针对不同的成员国采取了行动。界面新闻在英国游说顾问注册处(ORCL)的网站上查到,在2020年1月至3月期间,TikTok曾聘请知名的财经公关公司博然思维集团(Brunswick Group)为其操刀公关关系。在法国,TikTok于2020年5月与法国“卫生与团结部”结成伙伴关系,该部下辖儿童与家庭事务。

部长阿德里安·塔克(Adrien Taquet)在推特上称,与TikTok的合作将有助于打击针对儿童的暴力、提高儿童自我保护的意识。在爱尔兰,TikTok曾建立过一个“透明中心”,向外界公布算法,展示TikTok如何审核平台内容和保护隐私数据。

鼓励创造

为了打消欧洲人关于数据的忧虑,TikTok迈出了游说之外更远的一步:在爱尔兰建立数据中心。早前在探讨伦敦作为全球总部的可能性时,接近字节跳动高层的人士曾对财新网表示,“欧洲对互联网企业的数据监管最为严格,如果TikTok全球总部可以在欧洲城市符合监管要求,可以直接证明其数据管理足够规范,从而化解美国的安全审查风险”。

8月5日,TikTok宣布斥资4.2亿欧元在爱尔兰建立数据中心。这一举动不仅将加强对用户数据的维护和保护力度,同时还可以缩短欧洲用户加载视频的时间。该中心预计将在2022年初正式运营,之后,欧洲范围内用户的数据将存储在这一数据中心内。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将成为TikTok在欧洲的主要监管机构。爱尔兰投资发展局中国区总监张哲伟对界面新闻介绍,GDPR中有“一站式机制”(One Stop Shop mechanism)的规定。在欧盟境内进行多国数据处理的企业,只需由欧盟其中一个国家的监管部门进行监管即可。

跨国科技企业在为数据中心选址时,会把不同国家监管当局的态度考虑进去。相对来说,爱尔兰的监管当局“易于打交道”。“有些跨国企业在投资之前希望先见一下监管当局,有些国家就不愿意见面,但爱尔兰就比较开放,对企业采取合作、服务的态度”。张哲伟表示,由于都柏林聚集了众多跨国科技企业,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很早就开始做关于GDPR合规的准备,过去几年规模一直在扩大、拨款一直在增加。也有不少做数据合规业务的律所在脱欧之后从英国迁至伦敦,私营领域的人才储备也能跟上。不过,对于在TikTok上的内容创作者来说,过多的监管似乎会扼杀创造力。荷兰企业家法比安·欧维汉德(Fabian Ouwehand)经营着一间专门从TikTok上挖掘网红的MCN机构,他告诉界面新闻,去年在北京跟字节跳动见面时,对方抱怨过欧洲市场不够活跃,因为TikTok在欧洲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处理数据保护、隐私等问题上,导致创新力度不够。

今年6月,TikTok宣布将启动一项5400万英镑的基金,以支持欧洲创作者在其平台上生产内容。这是它们首次向欧盟创作者提供资金,希望能“增加创作者的收入、甚至转变为全职工作”。在此之前,创作者仅能通过直播或者品牌合作获利。要满足基金的申请资格,创作者必须年满18岁,具有一定数量的关注者,并且要发布遵循TikTok规则的原创内容。对荷兰女孩丽莎这样的欧洲青少年来说,去考虑是否要把TikTok从爱好变成一个事业现在仍然为时尚早。她们在意的是这样一个通过科技串联起的平台,可以不分国籍、不分肤色地享受和分享创造力。

文章评论

请输入您的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