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2018-06-27|
分享到:
|1117 |文章来源: 投资界

湘鄂情创始人:从4张桌子的大排档干到身家40亿,如今彻底出局!

这一场持续了3年的股权之争终于落下帷幕。

6月25日消息,*ST云网晚间公告,公司控股股东孟凯持有1.8亿股公司股票,在司法拍卖中,被上海臻禧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,以6.79亿元拍得。这意味着,上海臻禧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,公司实控人将变为上海臻禧的实控人陈继。

回顾这场轰动一时的“商业大战”,孟凯无疑披上了一缕悲情的色彩。2014年8月,孟凯将一手创办的“湘鄂情”更名“中科云网”,没想到短短4年,这位昔日“中国餐饮首富”,最终会被“踢出”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,令人唏嘘。

一场持续3年的股权之争:

数次拖延拍卖,股权价值缩水上亿元

这场股权之争,堪称是A股近年来最混乱的一幕。

此前,公司实控人孟凯为了解决*ST云网资金问题,将股权表决权授予多人,导致了公司董事会内部斗争激烈。2017年,这场股权之争达到了顶峰:中科云网办公区域上演了两派保安对峙的滑稽场面,员工需要公安介入才得以正常进行办公。

直至2018年6月24日,事件迎来转机。由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进行司法处置的1.8亿股*ST云网股权最终以6.79亿元成交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拍卖唯一竞拍人上海臻禧的实际控制人陈继此前曾是孟凯的"救火队长”。2016年在孟凯的授权下进入上市公司的陈继,一度帮助解决了上市公司的部分债务问题。

但是,当时除了*ST云网,孟凯也深陷个人债务中,其将全部股权抵押给中信证券融资后,却未能赎回。

2015年8月,中信证券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拍卖股权。但在当时,对于这笔股权的处理,孟凯和陈继并未达成一致。

2016年12月,陈继依靠旗下公司与中信证券签署债权转让协议,使得变卖股权获得的款项将由陈继控制的公司受让。在后续对深交所发布的回复函中,陈继表示:“为维护本人作为实际债权人的合法权益,本人有意承接上述标的股权。”

然而,孟凯并不甘心将控制权“拱手让人”。从2015年开始,孟凯就屡次提请异议要求终止拍卖,并且成功使拍卖拖延到今日。孟凯最终并未阻止股权的拍卖,反而给其个人带来了损失。

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孟凯所持股权在今年2月份有一次拟拍卖记录,这场拍卖由于被孟凯提起执行异议并被受理,拍卖终止。关键是,当时参考的股价是2月2日前最后一个交易日*ST云网的收盘价——4.51元/股,市场价达8.19亿元。拖延此次拍卖,孟凯的股权价值缩水上亿元。

创业岁月:

4张桌子的大排档到身家40亿

令人感慨的是,这场拍卖中黯然出局的孟凯,曾经是中国餐饮首富。

武汉人孟凯1969年出生,18岁做车间工人,19岁下海经商。在南下深圳的打拼过程中,孟凯曾娶了一个湖南姑娘周长玲,造就了一段“湘鄂情”。

孟凯开餐馆的想法源自一次探亲之旅。据职业餐饮网报道,“他有一次陪妻子回长沙探亲,孟凯觉得蛇口的湖南、湖北人多,口味重,经常听到他们抱怨吃不到合口的饭菜,如果到那里开一家湘菜馆应该有生意。”

1995年,孟凯跟妻子在深圳蛇口开了湘菜馆,在脏兮兮的摩托车维修店边上,以2万元和4张桌子正式开始了创业。

然而最初孟凯的创业以失败告终,合伙开餐馆的几个老乡也跑了路。

所幸后来孟凯得到老乡的资金支持,盘下了一个废品回收站,改造成餐馆。这段创业的初期岁月曾被无数次提起:当时孟凯身兼服务员,采购员和收银员,必要时也得抡大勺做主厨。他每天还要在电脑上做表格,统计每个月排名最尾的5个菜换掉。

孟凯个性豪爽,爱交朋友,他的店子慢慢变成了两湖人在蛇口聚会的“根据地”。最初只有4张桌子、肮脏不堪的大排档,慢慢变成成了一座1000余平米的酒楼。“湘鄂情”品牌正式走入江湖。

1998年,一次机缘巧合之下,孟凯去跟一个朋友自人民大会堂吃了一次饭。那成了“决定”孟凯去北京发展的一个瞬间。孟凯倾尽所有凑了300万北上,在海淀区定慧寺的路边,开了第一家湘鄂情,那里是八大部委集中的地方,离空军干休所不远。

跟深圳不同,孟凯在北京选择了另外一条发展之路——做高档餐饮,瞄准公务宴请这块市场。他在湖南湖北菜的基础上,引入粤菜海鲜,一顿餐费价格常常过万。

此后,湘鄂情又先后在北京开设分店,位置都选在政府机关单位附近。很快,中高端路线的北京店面给孟凯带来了极大的回报,2002年时,北京湘鄂情的年营业额达5500万元,成为最赚钱的饭店之一。

到了2008年底,湘鄂情在全国拥有直营店13家,加盟店8家,全年销售额达到6.12亿元。

2009年11月,湘鄂情以14家直营店,9家加盟店登陆深圳中小板,成为第一家在国内A股上市的民营餐饮企业,募集9.5亿元资金,上市当天,收盘总市值超过53亿元。而孟凯的身家也随之水涨船高,以39.37亿元问鼎餐饮界首富。

餐饮帝国陨落:

欠下数亿债,远走他乡

然而,好景不长。孟凯和他的湘鄂情很快便迎来了危机。

2012年,中央“八项规定”出台,高端餐饮市场风云突变,公款消费处于风口浪尖,湘鄂情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。

同一年5月,湘鄂情发行了5年期、票面利率6.78%的4.8亿元“ST湘鄂债”,发行约定,“ST湘鄂债”在存续的第三年末,投资者可选择将持有的部分或全部债券回售给中科云网,回售部分债券的兑付日为2015年4月5日。这一次发债,给湘鄂情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。

随着“八项规定”发威,湘鄂情出现大面积亏损。2013年,湘鄂情亏损高达5.64亿元。自2013年7月起,湘鄂情分批关闭北京13家门店,同时主力店西单店缩减面积5049平方米。

后面的事情,似乎远远超出了孟凯的预期。

2014年8月,湘鄂情更名为“中科云网”,全年亏损6.84亿元。2015年4月7日,中科云网发布公告称,因偿债资金筹措不足,“ST湘鄂债”发生实质违约,成为国内首个本金违约的公司债案例。这也成为压垮中科云网和孟凯的最后一根稻草,并成为日后公司董事会乱局的导火索。

为了自救,孟凯开始了一段风雨飘摇的转型之路。从环保到影视,从大数据到互联网,这个草莽英雄似乎到了“病急乱投医”的地步。

孟凯曾对媒体坦承,收购环保企业是为了救急,影视是预收购,中间的行动连探索都谈不上,只是为了避免公司退市而做的收购,“中科云网只有一次转型,就是转型大数据”。

2014年5月,湘鄂情募资数十亿投互联网,当时接受记者采访时,孟凯还很爽快地表示:“别和我谈餐饮,谈大数据。”然而,后来的24.8亿定增转型大数据计划泡汤了,这让孟凯很受伤。

“自救”无门,孟凯撑不住了。2015年1月,孟凯向中科云网提交辞呈,申请辞去这家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董事长、董事、总裁以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委员等所任公司职务,专业筹资解决即将到期的“湘鄂债”,并提议由万钧接任其职务。

“在各方压力下我的精神几近崩溃,无力回天,只能拜托万总。”这是他最后留给外界的一句话。之后,孟凯跑去了南半球,在澳大利亚做起了餐饮生意,这被外界视为远走他乡“躲债”。

一位商界大鳄的20年:

历经浮沉,又回到起点

再次听到孟凯回国的消息,已是两年之后。

2017年6月1日,*ST云网发布公告确认,公司实际控制人、控股股东孟凯已于5月26日回国。

在国外的两年多时间里,淡出大众视野的孟凯并没有闲着。据澎湃新闻报道,他一直在试图通过“远程遥控”指挥解决*ST云网的债务问题。最后,公司以及其个人10多亿元的债务已经得到部分清偿。不过,这又埋下了一个隐患——孟凯多次授权委托,不仅导致债务问题处理受到限制,导致公司控制权纠纷激烈。

早在2015年11月3日,孟凯曾与王禹皓签订《授权委托书》,邀请王禹皓担任董事长解决上市公司以及孟凯的个人债务问题。入局后,王禹皓曾引入岳阳市中湘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陆镇林解决了4.3亿元的公司债务,而孟凯个人债务并未解决,被中信证券告上法庭,其股票面临被拍卖的境地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孟凯邀请陈继作为“公司医生”来解决公司债务以及后续问题。但问题又来了,此前引入的王禹皓却把持董事长位置不走。着急上火而又无可奈何的孟凯在2017年1月24日雇佣安保将公司前后大门重新上锁,一度引发关注。

回国后的孟凯,开始了一场“夺权”行动。他曾向媒体透露,将通过合法手段逼走王禹皓。但如今,随着拍卖案尘埃落定,孟凯失去了公司的控制权,表面上已然出局了。

对于这样的结果,孟凯并不是没有料到。在回国之后,他宣布重操旧业,打造新的餐饮品牌,现在看来这似乎是早已筹划了退路。

据报道,孟凯的新的品牌“湘鄂情小馆”将专注于大众消费水平的实体餐饮服务,而“湘鄂情八大碗”则是通过互联网为消费者提供微波菜品。据了解,这个项目的运营公司也已经在深圳前海设立,名称为深圳家家湘鄂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。

而一则半年前的旧闻显示:2017年12月末,孟凯在深圳蛇口的“湘鄂情1995”将正式开业。至此,这位昔日的餐饮界大鳄,历经20多年的人生沉浮后,又回到了他的起点。

文章评论

请输入您的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