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2018-07-10|
分享到:
|1043 |文章来源:本站

暴风股份遭冻结 是布局失败还是自身膨胀?

近日,暴风集团发布公告,称CEO冯鑫所持暴风集团的部分股份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。根据公告,共被冻结3,271,296股,冻结开始日期为2018年6月26日,冻结结束日期为2021年6月25日,本次冻结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4.65%。暴风方面表示,此事源自某家暴风集团非上市体系的公司与中信资本的经济纠纷,目前冯鑫仍在正常履职,双方正在准备走法律程序。

市值蒸发50亿 风暴已经来临

在此之前,暴风集团CEO冯鑫曾宣布要全面学习乐视。冯鑫采取“多中心布局”战略,意欲将暴风影音、暴风魔镜、暴风TV、暴风秀场大业务变大变强。期间,冯鑫多次质押股权。截至5月31日,累计质押股份 6705.1万股,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.35%,占公司总股本的20.35%。

6月上旬,暴风以5000万元的融资计划取代了一个月前被撤回的18亿元再融资申请,进一步引发外界对暴风资金紧张链紧张的恐慌。暴风股价随即出现大跌。这一跌继续重创本来易危如累卵的暴风集团股价。2018年3月以来,暴风集团的股价从3月的29元/股一直跌到现在的14.17元/股,跌幅51%,4个月市值蒸发50亿元。然而,在3年前,暴风影音的股价一度飙至327元/股。

暴风真的缺钱吗?三个理由告诉你

2018年6月5日晚,暴风集团披露一份不超过5000万元的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预案,第二天开盘,被砸到跌停。此前的5月9日,它刚撤回一份金额达18.42亿元的募资申请。一位金融机构人士分析5000万都需要去市场上募集,暴风可能连这点钱都掏不出来了。

为了融资,冯鑫股票100%被质押或冻结

在今年一季度末,根据暴风影音发布的前十名股东持股情况表显示,冯鑫质持有有限售条件的股份数量为7032万股,其中押股份数为5934万,质押比例为84.38%,两个月后,质押股票总数极速上升到95.35%。质押股票主要还是因为缺钱。所以在5月3日,冯鑫将持有770万股质押给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管理公司,质押比例占其所持有股份比例为10.95%,用途为担保。前述质押股权,质押比例即约95.35%。

暴风集团5月31日接到控股股东冯鑫函告,获悉冯鑫所持有本公司的部分质押股份办理延期购回。分别将374.45万股和374.52万股办理延期赎回,原质押到期日为2018年5月21日和5月29日,延期半年时间,质权人为华创证券。两笔股权占冯鑫所持股份比例为10.65%,用于融资。

截至5月31日,冯鑫持有公司股份7032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21.34%。累计质押股份6705万股,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95.35%,占公司总股本20.35%。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网站公开信息发现,截至7月7日,暴风集团被质押股权有限售股份为6984万股,还有无限售股份质押53万,前者应全部为冯鑫质押的股权。加上中信资本申请的股权冻结,冯鑫持有暴风集团100%股权已经被冻结或者质押,暂时没有股权可被质押。

产品销售不佳,现金流紧张

2016年1月21日,暴风魔镜完成B轮2.1亿元融资,由中信资本领投,天神娱乐、高榕资本、天音控股、和玉资本、暴风梧桐资本、松禾资本、爱施德以及华谊兄弟跟投。华谊兄弟、天音控股、爱施德、松禾资本还是暴风魔镜A轮投资方,投资金额为1000万美元。

暴风魔镜2016年12月在C轮接受前海梧桐并购基金数千万人民币投资;今年2月底,IDG进行一轮战略投资,未披露金额。暴风影音对暴风魔镜在2017年末应收账款金额为5783万,比年初3830万再次提升,同时进行坏账准备492万。应收账款主要是暴风影音提供的广告点播、融资等服务,2017年共发生3521万。同时,暴风集团从暴风魔镜采购149万,离计划采购1000万相距甚远。可以推定暴风影音成立4年,在市场上并无出色产品。

应付账款大于应收账款

据数据显示,2017年末,暴风集团货币资金为1.73亿元,应收账款为7.36亿,应收票据8856万,存货6.59亿;同时短期借款3.75亿元,应付账款超过10亿,其他应付款1.74亿元。短期借款又分为质押借款1.17亿元和信用借款2.58亿元。短期借款增加较大主要系暴风统帅根据经营需求借款所致。

2018年Q1,暴风集团应付账款继续上升到12.49亿元,短期借款2.67亿元;应收账款7.8亿元,应收票据1亿元,存货6.8亿元;货币资金1.18亿元。当期应付账款增加两亿。应收票据流动性较好,加上货币资金,也不够还短期借款。存货未必好处理,应收账款原低于应付账款。但是应付账款方主要是苏州东山精密,作为关联方也有商量余地。

暴风集团2015年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量净额8858万元;2016年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量净额-1.76亿元;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量净额-4.94亿元,2018年一季度为-2937万。

为何会出现如此僵局?

2015年年报中显示,暴风从单一视频服务扩展为一个联邦生态——互联网视频、VR(虚拟现实)、智能家庭娱乐、直播、影视文化、互联网游戏和O2O等。但从暴风近几年的财报来看,传统的视频广告急剧萎缩,而新增的每项业务几乎都在失血。从上市第二年的2016年开始,暴风就在亏损,至2018年一季度,三年净利润分别亏损2.4亿、1.7亿以及8600万。

从暴风集团2017年的收入结构来看,暴风TV等硬件已代替广告成为暴风的主要收入来源,暴风TV上市后,与小米、乐视等互联网电视竞争,主要采用了低价策略,毛利率仅为-7.15%,这使得暴风TV越卖越亏

实际上,红极一时的VR才是暴风集团一度试图发展的核心业务VR主要由北京暴风魔镜经营,但这个烧钱的项目,2015年上半年就亏损了1800万从当年开始,上市公司就将暴风魔镜的部分股份转让给关联公司和高管,剩余的股份不足20%,没有并入上市公司财报。加上技术不成熟、内容缺乏等短板,VR迅速熄火,变成了伪风口上百家VR公司的融资大多停留在B轮。等到2016年年底,暴风魔镜也传出了裁员过半的消息。

此外,游戏、影视、小额贷款、区块链,几乎每个热点,暴风集团都没有错过,结局也均以政府开始严格规范而放弃。

最广为人知的是2016年3月,暴风集团抛出了31.05亿元的高额定增方案,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甘普科技100%股权、稻草熊影业60%股权、立动科技100%股权。这三家公司分别来自游戏、影视以及VR领域,全部撞在证监会的枪口上,并购失败告终。

有很多人猜测,暴风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乐视,因为熟悉乐视的人都知道,生态链崩塌、乐视电视硬件亏损、资金流动性不足、金融机构的踩踏,都是乐视陷入危机的原因。而最终要的一点,就如同冯鑫在之前的采访中被问及并购失败时说:我有点膨胀了”。的确,人爬到一定高度时,很难掌控所处的局面,要做到不卑不亢很难。我们只能祝福,且行且珍惜。

文章评论

请输入您的留言: